航天云网
航天云网
航天云网资讯
航天云网产品列表
看电视从e准开始

誓言永恒

《誓言永恒》分集剧情介绍 第16集

  张小凡要求朱学峰去找老许出具一张单位证明,以解决自己的工作调动问题,好让家庭尽快安定下来。朱学峰却断然拒绝。张小凡非常不满,说那自己一定去找老许谈谈,朱学峰有些蛮横地阻止。二人为此激烈争执起来,结果自然是互相都很受伤。
  杜仙萍在文史档案馆外,看见周福林从里面出来,连忙跟踪上去。已经察觉到被跟踪的周福林突然钻进一家店铺,迅速穿过从后门出来,走上另一条小巷,却发现杜仙萍已经堵在了那里。周福林顿时慌乱,转身朝另一个方向走去。杜仙萍继续远远地跟在周福林后面。在周福林已经有些绝望的时候,朱学峰突然出现在杜仙萍面前,缠住了杜仙萍,周福林趁机摆脱了跟踪。
  
   朱学峰家外附近,杜仙萍正在此地游荡,继续从事监视朱学峰的任务。张小凡突然出现在她面前,责问杜仙萍是在等朱学峰约会还是在奉命监视?杜仙萍极力解释。张小凡这才说,如果你真的愿意帮助朱学峰,请转告你们单位的人或者许子风,让其开具有关朱学峰的证明,以便能让自己顺利调进联系好的那家医院。杜仙萍说自己恐怕无能为力。张小凡讥讽地说,你不用在我面前装了,这种要求如果是朱学峰向你提起的,一定不会有什么问题。杜仙萍无言以对的样子。杜仙萍来到许子风住处,请许子风帮忙给朱学峰出具证明,许子风忍不住骂杜仙萍办事糊涂,现在朱学峰的动向非常可疑,倒是管这些闲事你就来劲。杜仙萍却不以为然。
  
   朱学峰来到周福林的旅馆,朱学峰的突然到来让周福林很吃惊。朱学峰却低声警告不要讲话,房间已被窃听。并从壁灯处扯出一根连接窃听装置的电线。周福林大惊失色。负责监听的人员在一阵噪音后,再也没能听到任何东西。朱学峰和周福林站在卫生间里放开水龙头,在水声的掩护下交谈。朱学峰要求立即交还昨天给的那些绝密文件。周福林告知,那上面没有自己要找的人,要朱学峰再想办法。朱学峰说他从内部得到消息知道此处已被监听,显然,周福林目前已经很危险,所以最好立即离开成都,谁也不要找了。朱学峰来到这里买了火车票后离去。尾随跟踪的骆战来到那个窗口询问,得到的答案是朱学峰刚刚买了一张去广州的车票。骆战、杜仙萍向许子风汇报朱学峰买了一张去广州的火车票,随后杜仙萍已经去文史档案馆里核对,而档案馆并没有派朱学峰出差的安排。许子风认为朱学峰可能要逃跑。杜仙萍则认定这张票是为周福林买的,因此建议立即逮捕周福林。

《誓言永恒》分集剧情介绍 第17集

  旅馆房间内,周福林收拾东西正准备离开,骆战和杜仙萍突然进入,宣布逮捕周福林。周福林愣了,束手就擒。此时,朱学峰突然出现在骆战身后,用枪逼住他,并迅速下了骆战的枪,要求放走周福林。杜仙萍完全惊呆了。骆战威胁朱学峰绝对不可能逃出去。朱学峰懒得废话,狠狠地用枪将骆战和杜仙萍一起逼出门,然后和周福林从二楼的窗户跳了出去。杜仙萍和骆战也跳了下来,杜仙萍落地时摔伤了胳膊。朱学峰开着吉普车猛然启动,车身与一处墙角重重碰撞之后,仓皇开走了。骆战无奈地回头扶起摔伤的杜仙萍,一脸沮丧和懊悔。杜仙萍的伤势应该不重,只是一只手臂缠上了厚厚的绷带,躺在病床上。许子风前来看望病床上的杜仙萍。他无意中看见了放在枕头边的那两个鱼形玉佩。于是,在整个谈话过程中,那玉佩似乎让许子风一直神情恍惚。许子风告诉杜仙萍,朱学峰和周福林已经一起消失,那辆吉普车后来被朱学峰遗弃在路边,已经找到了。许子风又说此次行动失败,让朱学峰和周福林成功脱逃,恐怕会带来意想不到的严重后果,自己面临巨大压力。杜仙萍连忙再次检讨自己的错误,认为自己过去太相信朱学峰,被他的假像所欺骗,这次失败自己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许子风则安慰说,责任不在杜仙萍,但大家一定要从中汲取经验教训。杜仙萍对许子风宽厚的态度十分感激。临走,许子风拿起玉佩看了看,主动给杜仙萍戴在脖子上,一面赞叹玉佩,一面似乎不经意地询问其来源。杜仙萍说不知道玉佩的来历,从小养母就给自己戴在了脖子上,说是亲生父母留下的。许子风摇头说,那本来分别是她父亲和母亲的,杜仙萍母亲死后,她的玉佩就留给了杜仙萍。但另外一个玉佩,则应该在杜仙萍父亲那里,现在怎么会是一对?杜仙萍茫然,说自己也不知道。

《誓言永恒》分集剧情介绍 第18集

  张小凡来到杜仙萍的病房,杜仙萍还以为张小凡是来探望自己的。但张小凡却直截了当地要求杜仙萍安排自己面见许子风,并且坚称朱学峰为国家出生入死多年而从无怨言,决不可能叛变。杜仙萍说朱学峰为了逃跑,甚至用枪对着自己,足以说明问题。她要张小帆拿出证据证明朱学锋的清白。张小凡说自己是他妻子,当然也就知道他的为人。
  骆战开车来到医院,把手臂上仍然裹着绷带的杜仙萍接出医院。在车上,杜仙萍沉默一阵后,主动道歉说自己昨天晚上太冲动,但却是真心喜欢骆战。骆战冷冷地拒绝再谈论此事。他告诉杜仙萍,总部魏局长已经来到成都,显然是因为朱学峰叛逃事件性质严重,现在是接她回去开会。杜仙萍说自己经过反复回忆,认为朱学峰的叛逃有许多可疑和费解之处;况且自己从北京工作房开始就一直与朱学峰接触,叛逃难以解释。而且张小凡也坚称朱学峰绝不可能叛逃。骆战反驳说自己更了解朱学峰,但可能我们看见的都只是他的一面。从周福林来到成都与朱学峰接触,到避开监听,再到朱学峰协助周福林逃离,都不是没有原因的。杜仙萍虽然无法反驳,但显然仍然难以完全认同。
  
   魏局长、万华年、许子风以及骆战、杜仙萍等人开会。魏局长对目前的问题提出严厉批评,第一,朱学峰协助周福林成功脱逃,同时自己也叛逃,这绝对是前所未有的重大失误;第二,此前,参与行动的所有人对朱学峰都丧失了应有的警惕,骆战在抓捕周福林的过程中轻敌大意,反被朱学峰控制,是一个大失误;第三,许子风作为负责人必须承担责任,做出深刻检查。杜仙萍低头不语看着许子风。
  
   火车站的月台上,改变了形象和装束,几乎已经完全认不出来的朱学峰混在旅客中,登上了已经缓缓启动的列车。离开站台正在慢慢加速的列车上,朱学峰脸上显出得逞后的轻松,但是两个乘警此时突然来到,严厉地让朱学峰跟他们走一趟。朱学峰惊诧之余,只好跟着乘警走过几节车厢,其间一直在寻找机会企图脱身。但两个乘警一前一后非常警惕,没有给他任何逃跑的机会和空间。朱学峰最终被带到了软卧车厢,乘警打开一个包厢的门后,让朱学峰进去。朱学峰看见了里面满面笑容的许子风。许子风站起来朝他伸出手,两只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原来这一切都是总局不知道一个“局”,为的就是让朱学峰成功打入敌人内部。

《誓言永恒》分集剧情介绍 第19集

  许子风汇报,已经将朱学峰送走了。魏局长告诉他,广东公安厅那边传来消息,认为在广州出现的台湾特务肖健可能会有些价值,鉴于目前我们对台湾方面的整体行动还需要进一步加温,所以要许子风立即去广州,亲自和肖健见面,以便找到能够给朱学峰提供帮助的机会。许子风决定立即启程。许子风和魏局长走出门外一起上车。许子风提议,是否能让张小凡多少知道一些朱学峰所谓叛逃的真相,不然对张小凡内心的打击实在太大。魏局长虽然理解,但仍然明确反对,认为这样做虽然符合人情,但弄不好就会对朱学峰的生命构成严重威胁,同时还会危及整个计划。魏局长和许子风一起前往机场。许子风告知,他最近偶然发现了一个线索,也许历史上关于蓝美琴父母牺牲的谜团终于可以解开了,自己十几年说不清楚的问题终于可以解释了。魏局长惊问何故。许子风说,他现在怀疑,当年和蓝美琴父母一起牺牲的苏洪亮仍然活着,因为自己在杜仙萍身上发现了另外一个玉佩,而这个玉佩是属于苏洪亮的。如果真是如此,那么不管苏洪亮是叛徒还是我们的人,只要找到他,就可能弄清真相了。魏局长也相当吃惊。
  许子风与肖健见面。肖健告知,他的真实身份是台湾101情报机关派驻东南亚某国的特工,借这次来广州的机会准备投奔大陆。同时他的妻子也正在台湾办理签证等手续,会在近期前往美国留学。届时只要妻子安全到了美国,他就会无条件地交出自己所知道的一切。许子风说需要看到肖健提供有价值的情报,才可能达成交易。肖健随即说出,自己知道台湾方面已经打通了滇缅通道,要运一个长期潜伏的重要人物出境。许子风默认。肖健说自己此行任务,也是要和周莎共同接应一个人出境,但还不知道此人身份。许子风拿出一张周福林的照片给他,肖健看后点点头,说就是此人。
  
   张小伟向许子风展示他带来的集邮册。许子风对其中一张来自香港的英文明信片很感兴趣,并询问来源。张小伟见状遂提出交换。许子风便拿出自己的邮票,大方地让其挑选,换下了那张明信片。此时杜仙萍来到,这让张小伟大喜过望。杜仙萍却冷淡地以要继续采访许子风为由,赶走了张小伟。张小伟走后,杜仙萍看见许子风桌子上摆着一个罐头瓶,里面装满了蜂蜜。她好奇地询问里面装的什么。许子风告诉她,那是张小伟从山里工地上带回来的一瓶野生蜂蜜。杜仙萍对张小伟和许子风之间的关系如此密切表示难以理解。许子风却笑着问,既然现在自己和张小伟是一个单位的同事,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誓言永恒》分集剧情介绍 第20集

  朱学峰回到香港闯入了董正豪的住处。董正豪对朱学峰竟然又回到了香港感到非常吃惊。朱学峰冷笑,说他是回来找董正豪讨债的。董正豪声称当时可是自己把朱学峰从罗建成手中救出送回大陆的。朱学峰说,但你忘了在这之前,也正是你把我绑架后交给罗建成的,此事已经两清。但是自己曾经帮董正豪做过几笔大生意,才让董正豪发财有了今天,现在需要讨回当时的一笔钱,自己正是因为要索回这笔钱才逃回香港的。董正豪答应还钱,但要朱学峰不能着急,并继续合伙做生意。董正豪来到罗建成办公室,向罗建成和周福林报告了朱学峰到香港后的情况,认为朱学峰的确失魂落魄。罗建成却告诉董正豪要继续观察,自己至今拒绝与朱学峰接触,就是因为还信不过他。
  周福林汇报,他在成都偶然见到了照片上的另一个人,并拿出照片。黄弘明证实,此人绝对也是当年潜伏在大陆的人,是属于“子21”小组的人。黄弘明表示这条线索同样重要,他将会尽快寻找与此人的联络方式,通过他找到“子21”。随即黄弘明要下车离开,周福林说你不见罗建成了?黄弘明说他还有一些事情要办,回头再见罗建成。罗建成看着照片问周福林,陈君义就是“子21”?周福林说黄弘明已经否认这一点。罗建成思考一下得出与黄弘明同样的结论,认为现在必须设法与这个人联系,如果他不是“子21”,也必定可以通过他来锁定“子21”。也许你应该回大陆一趟。周福林不愿再去冒险,说你不是还有一张叫“老鬼”的牌没有用吗?罗建成沉吟说那个人坚决不能用在此处,也许你应该让黄弘明想办法。周福林询问罗将军的情况,不明真相的罗建成说罗将军依然被软禁着,所以还是得找到“子21”。
  
   回到香港的周莎向罗建成汇报自己在广州的奇怪经历,并开始怀疑这些可能与肖健有关,她认为肖健在广州的表现有些不正常。罗建成让周莎先离开香港,自己知道如何处理肖健的事情。
  
   肖健的投诚被罗建成发现并警告,无奈之下在酒吧里找了一个电话,给蓝美琴拨通电话要求立即见面,声称情况紧急,有重要事情。蓝美琴却并不着急,说你一直都有尾巴,这次也不例外。肖健说如果你不愿意冒险,那就只好放弃了,并且永远也不会再见到我。蓝美琴答应晚上在协和广场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