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天云网
航天云网
航天云网资讯
航天云网产品列表
看电视从e准开始

《秋去秋来》分集剧情介绍 第1集

  医学院里有两家人关系非常微妙。
  同为教授,苏文培和龚蕾曾是姐夫与小姨子的关系,却因误以为姐姐的早逝与姐夫的“外遇”有关,两个人视同水火。
  苏文培的女儿苏小薇和苏小霁是同父异母的姐妹,小薇因为母亲早逝,父亲过于专注抗癌药物CBM的研究,忽略了女儿的情感需求,加之姨妈的挑唆,长久以来与父亲关系紧张。但是小霁却在和龚蕾的儿子田野相处得不错,但是田野还不知道,他的网友“雨非雨”就是小霁。
  这天,龚蕾要到苏家来做客,经过二十多年的对立,这是开天辟地第一次,苏文培的妻子李云箐十分紧张,不免手忙脚乱,幸好有研究生周家昌帮忙,才顺利地做好了一桌饭菜。龚蕾带着田野如约而至,苏小薇一家三口却迟迟未到。
  苏小薇遇到了意外。一家人正准备出门,丈夫陈伟建接到了一个女人的电话,便独自赴约去了,撇下苏小薇搂着儿子在家里伤心落泪。其实她早就发觉丈夫有些不对头,但是因为害怕失去而不愿意面对。
  等不来苏小薇,龚蕾只好自己把话题引入预定的轨道,她首先祝贺苏文培的研究取得进展,然后又大谈她的姐姐当年如何提出CBM的构想,并以创始人自居,说自己也从一开始就参与了CBM的设计。末了,她又抬出身为医学院副院长的丈夫,表示愿意不计前嫌,帮助苏文培攻克CBM最后的难关,以告慰姐姐的在天之灵。
  开始时苏文培强忍着心中的怒气,一声不吭,谁知龚蕾越发振振有词。田野再三阻止,都无法拦住她的信口雌黄。说到最后,她已经俨然成了CBM的救世主。苏文培终于按捺不住性子,毫不留情地当众揭穿了龚蕾的谎言。龚蕾恼羞成怒,披露了自己几十年来对苏文培视若仇雠的原因,那就是因为这个道貌岸然的谦谦君子,当年在农村巡回医疗时,与房东的女儿勾搭成奸,以至于将她的姐姐活活气死!
  所有人都听得目瞪口呆。正在此时,苏小薇带着儿子出现在门口……
  家宴不但没有弥合大人们的仇怨,反而激化了矛盾,这绝对不是两家年轻人愿意看到的。尤其是田野和苏小霁。因为两个人都对对方产生了好感,相互关注已久。现在,田野终于鼓足勇气向苏小霁表白了心迹。
  苏小霁发誓要弄清真相,功夫不负有心人,她来到石头村,村民们都证明了她父亲的清白,而那个所谓的绯闻女主角正在被严重的心脏病折磨着,于是苏小霁果断地将农村女人孙玉霞接进城里安排在医学院附属医院治病。对此,苏小霁颇有成就感,以为从此以后两家人便可太平了,岂不知道她恰恰给自己和家人埋下了祸根。
  田野将苏小霁的调查结果告诉了母亲,谁知龚蕾根本听不进去,反而对儿子与苏小霁的密切来往产生了警惕。

《秋去秋来》分集剧情介绍 第2集

  孙玉霞的病情加重,手术费用昂贵,苏家难以承担。苏小霁以为她无儿无女,自作主张上网为之募捐,引起社会舆论的关注。连当地汉荣集团的老板裴汉荣都被惊动了,裴汉荣指示他的秘书与苏小霁联系。但是就在此时,孙玉霞的儿子孙继文复员归来,他的突然出现令媒体和大众大惑不解,有报纸爆出所谓的“骗钱内幕”,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是隐讳地指出孙继文的父亲就是某大学教授。这下子除了李云箐以外,几乎所有人都相信龚蕾的话是真的。
  李云箐劝说苏文培说出事实真相。但是苏文培信守自己对房东大娘临死前的诺言,生怕对孙玉霞和她儿子造成伤害不肯将真相公之于众。而孙继文也认准了那个来看望母亲的教授就是自己的父亲。
  龚蕾得意洋洋地欲将更多的事实真相对外公布,她要让大家看清这个优秀教授的真面目,她的丈夫身为医学院的副院长田维诚急忙加以制止。
  苏小霁的情绪从云端跌倒了谷底,而正在宽解她的田野却被龚蕾一个电话给喊回了家。苏小霁很为男友的“懦弱”所气恼。无所事事地在街上闲逛散心时,却又意外发现姐夫陈伟建竟然有外遇!
  陈伟建的情人宋也萍找上门来,向陈伟建施加压力,想让他尽快离婚。而此时生怕姐姐吃亏的苏小霁也在楼下等到了苏小薇,姐妹俩一起回到家,恰好看到陈伟建正在安抚情人。苏小霁怒不可遏,谁知,苏小薇却笑容满面地招待客人,并且坚决否认婚姻出了问题。
  李云箐为了家庭的和睦,不得已向孙玉霞提出为她转院治疗,孙玉霞本来就生怕给他们添麻烦,因此执意要回老家。孙继文以为是苏文培欺负母亲,气愤难耐,砸毁了苏文培的实验室。苏文培知道实情后,回到家里指责李云箐过于轻率,不明就里的苏小霁愤然出走,搬到女友林玉珠家里借住。
  周家昌被师母“派遣”护送苏小霁到了林玉珠家,虽然周家昌的作派很土气,但是林玉珠对这个男人的印象却挺不错,认为他宽厚、老实。苏小霁告诉她,周家昌还很重感情,大学时曾经和陈伟建同时追求过姐姐,最后虽然竞争失败了,但是至今未婚,颇令人感动。
  老板的秘书钟紫晨对田野颇有好感,这天,她给田野送来了一个快件,拆开一看,却是一个挂着泪珠的娃娃,惹得钟紫晨哈哈大笑,田野则十分尴尬。
  借口实验室被砸给医学院造成不良影响,学校收走了苏文培的实验室,CBM陷于停顿,令他非常恼火。

《秋去秋来》分集剧情介绍 第3集

  苏小霁的广告创意被客户否决了,但是她坚持认为客户的要求庸俗难耐,被老板痛骂。田野劝她面对现实,她却难以接受。
  苏文培听说大女儿的婚姻出现问题,忙让周家昌去叫陈伟建,他却忘了十年前这两个同宿舍的大学同学就因为苏小薇成为了情敌。周家昌不好违逆导师,想请苏小霁陪他一起去找陈伟建,被苏小霁拒绝,但是苏小霁又生怕父亲被姐夫的花言巧语蒙骗,急急忙忙地跑回了家。
  苏小霁毫不客气地揭穿了姐夫有外遇的事实,谁知正中了他的下怀,陈伟建索兴当着大家的面向苏小薇提出离婚,并且恬不知耻地把离婚的责任推到岳父身上,忍无可忍的周家昌狠狠给了陈伟建一拳。而苏小薇则认定如果不是父亲当年的丑闻、如果不是妹妹肆无忌惮的戳穿,丈夫还不至于如此绝情。
  苏文培为了挽救女儿的婚姻,不惜找到陈伟建情词恳切地苦苦劝说。谁知没能打动决意离婚的陈伟建,却被大女儿无意中听到,苏小薇深受感动,决定离开陈伟建,但依然不愿意回到父亲身边,还是去了姨妈家里。
  李云箐为了迎接大女儿回家,尽心竭力地做好了各种准备,谁知却是空忙了一场。她非常生气地认为这一切都是因为丈夫不肯说出真相造成的。
  苏小霁见姐姐如此“点背”,力劝周家昌勇当姐姐的真命天子。因为她总认为孑然独身的周家昌对苏小薇情谊依旧。
  校园里,学生们凭着道听途说对苏教授议论纷纷,被老校工胡大伯和他儿子胡胜海听到,胡胜海抡着扫把惩戒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学生,受到父亲的赞许。
  陈伟建提出了离婚起诉,龚蕾出主意让苏小薇放弃孩子,她断定第三者会知难而退。从小习惯于听从姨妈指挥的苏小薇,将信将疑地照办了。
  傍晚,心中凄苦的苏小薇独自坐在校园长椅上发呆,周家昌远远看见,犹豫再三还是走了过去。苏小薇对周家昌敞开心扉,说自己在家里从来都像个外人,继母越是刻意回避批评她,就越让她觉得没有亲人的感觉。周家昌劝她站在对方的角度想想。周家昌入情入理的劝解,多少化解了一些她心中的坚冰。最后,她居然还答应在继母生日那天带着儿子松松一起回家。

《秋去秋来》分集剧情介绍 第4集

  李云箐过生日,没想到不光是大女儿,连田野和胡胜海都来凑热闹。苏小薇还破天荒地送给继母两张她最喜欢的CD,一家人其乐融融。谁知这时来了一个不速之客,对苏文培的旧日学生来访,谁都没有在意,唯独苏小薇从只言片语得知父亲还在托人寻找已经离开医院的孙玉霞,她对父亲的怨恨之火再度被燃起,带着儿子愤然离去,好端端的生日聚会闹得不欢而散。
  收到法院的传票,龚蕾主张苏小薇不要出庭。苏小薇听从了姨妈的意见,谁知法院缺席判决孩子归陈伟建抚养。苏小薇不但没有能阻止陈伟建离婚,反而失去了孩子的抚养权,痛不欲生。
  苏小霁的工作也出现了危机。她因为坚持自己的见解,没能满足客户的要求,老板向她发出最后通牒,给她半个月时间推销自己的创意,如果失败就卷铺盖走人。苏小霁去找姐姐介绍来的学生家长谈广告,对方竟然色迷迷地骚扰她,受到惊吓的苏小霁哭着去跑到田野跟前寻求安慰。谁知田野反而狠狠地训斥了她一顿,气得苏小霁甩手离去,再也不肯接听他的电话。
  老板秘书钟紫晨笑话田野太不懂得女孩子的心,她打电话给苏小霁谎称田野出了车祸,苏小霁果然慌慌张张地跑来,到了公司才知道受了骗,两个年轻人转眼间又和好如初。
  但是风波并没有结束,学生家长倒打一耙,到苏小薇所在的学校告状,苏小薇因违反教育局的规定被责令停职检查。正值第二天是母亲的忌日,本来说好同去祭扫的龚蕾为了避免职称评定对自己不利而一早出去参加评议会,姨夫田维诚又委婉地劝说苏小薇回到父亲身边去,苏小薇敏感到姨夫可能是在撵她走。一系列的变故使得苏小薇感到亲情不再,孤苦无援,当晚回到原来的家里吃了大量的安眠药。
  入夜,周家昌突然被电话的铃声吵醒,电话里传来陈伟建急促的声音:苏小薇自杀了。
  正当苏文培一家人和周家昌在急诊室外面焦急地等待消息的时候,龚蕾和田野也慌忙赶来。龚蕾把所有的仇恨都发泄到了苏文培的身上,言语尖刻。苏小霁按捺不住为父亲辩解,与龚蕾唇枪舌剑地大吵了起来。
  田野知道母亲的话严重刺伤了苏小霁,满怀歉疚地来苏家向苏小霁道歉,但是被她推出家门。李云箐看出女儿爱上了田野,很为她担心。

《秋去秋来》分集剧情介绍 第5集

  苏小薇终于清醒过来。她在周家昌面前,表露出深深的愧悔。周家昌却很理性地分析说自己当初确实与陈伟建的条件相去甚远,表示完全理解她当年的决定。苏小薇更加感动。
  胡胜海从父亲的花圃里偷出来的鲜花来到病房,听说了事情的原委后,在一个月黑风高夜,偷偷给了陈伟建一板砖。
  苏小霁每天到那个不大的医院里给姐姐送饭,无意中看到孙玉霞昏倒在台阶上,她打听出孙玉霞的病情非常危急,无计可施之下只得登门向裴汉荣求助。由于没有预约,秘书不肯为她通报,苏小霁不甘心就此罢休,于是在吸烟区坐等,谁知久等之下竟然睡着了,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大厦里一片漆黑。
  苏小霁顾不得和田野置气,赶紧给他打电话救援,田野匆忙赶到大厦,保安们却在看世界杯,没有人理睬他。田野让苏小霁发短信向汉荣公司的网站求救,终于被半夜回家的裴汉荣看到,赶来公司,苏小霁这才破涕为笑。但是由于日前报纸上的不实报道,致使裴汉荣对苏小霁募捐的动机产生怀疑,苏小霁和田野愤然离去,倒使得裴汉荣产生了一丝不安,他随即让秘书进一步调查此事。
  苏小薇出院在即,苏家和龚蕾都积极准备迎接她出院。龚蕾自以为是地认为外甥女肯定会跟自己走的,谁知苏小薇吭吭哧哧地说要回父亲家去住。龚蕾不仅感到大失颜面而且非常伤心。龚蕾抹着泪悲叹自己养了个白眼狼,这时田维诚才不得不说出自己在苏小薇自杀前的那天早晨说过的话,龚蕾大吃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