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天云网
航天云网
航天云网资讯
航天云网产品列表
看电视从e准开始

《秋去秋来》分集剧情介绍 第6集

  明白了外甥女的心思,龚蕾急忙带着丈夫去向苏小薇解释。虽然这多少让苏小薇解开了的心中一个疙瘩,但是苏小薇始终沉浸于痛苦之中无法自拔。全家人小心翼翼,众星捧月一般,胡胜海还搬来了罕见的昙花,苏小薇却依旧没有露出一丝笑容。
  苏小霁灵机一动接回了松松,这才终于让苏小薇笑了。全家人看到帮助苏小薇走出阴影的唯一途径,于是苏文培想要说服陈伟建放弃孩子的抚养权,但是陈伟建不但断然拒绝,而且以苏小霁擅自接走松松为由故意刁难,声称要剥夺苏小薇的探视权。苏小薇对父亲去说服陈伟建的行为不但不感激,反而言辞激烈地抱怨,李云箐忍无可忍第一次对继女发了火,除了周家昌以外,所有人都以为苏小薇这下更要怒火万丈了,谁知她却意外地平静下来。
  不久,裴汉荣的秘书向他报告了苏小霁的全部情况,包括孙玉霞就是他的老乡,而苏文培曾在那里巡回医疗。听到这些情况,裴汉荣变得有些反常。很快,就在苏小霁为家事、公司的事而郁闷的时候,忽然接到了汉荣集团邀请她加盟下属公司并担任部门主管的电话。第一次做主管,苏小霁显得很稚嫩,幸亏有田野在一旁指点,才没有被属下捉弄。
  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的是,这天,胡胜海忽然带着松松走进门来,并将陈伟建签署的孩子抚养权转让书拍在茶几上。苏小薇搂住孩子激动不已。大家都很诧异他是如何让陈伟建就范的,胡胜海从书包里取出硫酸水、氰化钾、老鼠药、安眠药、藏刀……一堆“非常武器”。苏小薇十分感动地亲手为他沏了一杯咖啡,胡胜海受宠若惊。
  周家昌陪着苏小薇回家去取孩子的衣物,走到楼下,苏小薇百感交集,不能自制。于是周家昌独自上楼去,见到陈伟建,两个老对手唇枪舌剑,谁也不甘示弱,最后气得周家昌将一个烟缸扔向陈伟建,却穿过窗户落在院子里。苏小薇急忙上楼,却在门口听到周家昌向昔日的情敌宣称自己要和苏小薇结婚,闻听此言,使苏小薇受伤的心灵感到一丝安慰。
  投资CBM的药厂办公室王主任带来了厂长的亲戚老钱,说是要请李云箐找一个好大夫为他做前列腺手术,并承诺今后一定会按合同给付开发资金,受老钱的委托,王主任塞给李云箐一个红包,被婉言拒绝了。

《秋去秋来》分集剧情介绍 第7集

  这天,周家昌陪着苏小薇去为松松报名幼儿英语学习班,可是松松却在半路被胡胜海的小兔子吸引了,便留在胡胜海家里玩耍。谁知一不留神,绊倒在一堆旧钢筋上,划出一个大口子,周家昌看到后慌忙抱起孩子就往医院跑,并在医院与不负责任的大夫大吵起来,苏小薇在一旁看着周家昌对待松松就像父亲一样,不禁泪水盈眶。
  孙继文给苏文培打来电话,说是很为自己的行为感到愧疚,一定要和母亲一起请他吃饭。苏文培不好推辞,只得前往。在饭馆里,孙继文口口声声地叫苏文培“爸爸”,还用手机照了一张“全家福”,弄得苏文培和孙玉霞都很尴尬,却又难以开口解释。
  李云箐安排了一个前列腺手术技术最好的大夫为老钱开刀,但是老钱发现那不是主任,以为李云箐蒙骗自己,不由分说立刻闹开了,到处宣扬说他给了红包。医院上上下下议论纷纷,李云箐百口莫辩。
  苏小薇给松松换药时听说此事,急忙来到继母所在的外科病房,正赶上老钱在病人和医护人员面前诋毁李云箐,苏小薇不由分说扒开人群,与之理论。李云箐闻讯后生怕苏小薇闹出乱子,急忙跑来制止,苏小薇当着众人的面搂着妈妈,并且声称要去法院起诉老钱诬告。
  多年来一直盼望得到继女认可的李云箐听到从苏小薇嘴里叫出“妈妈”二字感到极大的满足和幸福,甚至因此把声誉受损看淡了。
  心怀鬼胎的王主任找到周家昌,让他出面说服李云箐承担责任,并保证他会说服厂长继续给CBM拨款。
  尽管苏文培坚决阻止,但是为了CBM的研究能够继续,李云箐还是主动向领导承担了责任,先进工作者的照片被人取了下来,护士长的职务也被撤销了,苏文培感激妻子的方式也只能是陪着她在校园里散步。
  胡胜海将苏文培夫妇邀请到他家,苏文培意外地发现胡大伯的工具房竟然被胡胜海改造成了一间崭新的“苏文培实验室”,里面还摆满了各种实验仪器,苏文培欣喜不已。
  就在这时,龚蕾发现儿子与苏小霁关系非同一般,她雷霆震怒。

《秋去秋来》分集剧情介绍 第8集

  龚蕾冲到苏文培的实验室,以责令苏文培管好自己的女儿,让她不要纠缠田野。苏文培也没想到自己的女儿会和龚蕾的儿子搞到一起去了,回到家大发雷霆。李云箐也竭力规劝苏小霁,她让女儿好好想一想将来,有这样的家庭关系,他们以后真的能幸福吗?这个问题让苏小霁无言。
  田维诚为了息事宁人,劝儿子暂时否认与苏小霁的恋爱关系。田野接受了父亲的建议,向母亲表明自己与苏小霁并非恋人关系,在公司有女友。龚蕾放下心来开始撮合外甥女和周家昌的婚事,她主动提出要设家宴请周家昌吃饭。
  就在周家昌为此作准备的时候,胡胜海却将他拉到自己家里喝酒,酒酣之时故意描述了另一番情景:当老家的父老乡亲得知他娶了个带孩子的女人回家的时候,会有怎样的反应。
  极要面子的周家昌回到宿舍徘徊良久,终于决定回避苏小薇。那边苏小薇和龚蕾久等周家昌不见他的踪影;这边眼见儿子坏了人家的好事,胡大伯抄起扫把要教训儿子,谁知胡胜海却在情急之下说出自己早就钟情于苏小薇,让胡大伯哭笑不得。
  听说田野在母亲面前声称自己在公司里有女朋友,苏小霁对田野的妥协极其不满。田野赌咒发誓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说服母亲。
  苏小霁所在的公司总经理飞飞是集团老板裴汉荣的小情人,她仗着自己的身份,在公司里颐指气使。担任司机的孙继文趁机在她面前坏话,飞飞心生妒恨,总怀疑苏小霁与裴汉荣的关系暧昧。
  对于周家昌突然改变心思,小薇百思不得其解。而此时胡胜海则加紧了爱情攻势,他建议苏小薇和自己一起承包学院门口的咖啡屋,被小薇断然回绝。
  龚蕾加紧了对儿子的控制,她明确表示,要么带公司里的女友回来让她过目,要么就接受她的安排介绍。

《秋去秋来》分集剧情介绍 第9集

  田野摆脱不掉母亲的纠缠,只得请老板秘书钟紫晨冒充自己的女友蒙骗母亲。谁知龚蕾一见钟紫晨便喜欢的不行,认准了这就是自己未来的儿媳妇。听说田野将公司里的“女友”带回家,尽管苏小霁相信田野是为了糊弄他妈妈,但还是感到内心非常痛苦。
  与此同时,飞飞无理取闹地坚持违反广告特性的拍摄,苏小霁不肯妥协坚持要向老板裴汉荣申诉。副总经理提醒她,飞飞和老板毕竟是一家人,她的申诉很可能起到反效果。但苏小霁依然坚持己见。谁知苏小霁给裴汉荣打电话的时候,飞飞就在他的身边,得知苏小霁告状,飞飞暗暗发誓要报复。
  药厂一直不兑现对CBM的投资,周家昌请苏小霁帮忙找律师咨询解除合同的问题,因为不想被老师知道,于是本来光明正大的事情反而显得有些鬼鬼祟祟。苏小薇不知道周家昌与妹妹私底下在嘀咕什么,不免对妹妹产生了猜疑。
  这天,苏小霁约好了律师,周家昌囊中羞涩又怕露怯便出去向同学借钱,而头天为工作一夜未眠的苏小霁久等之下在他宿舍睡着了,周家昌回到宿舍看到熟睡中的苏小霁情不自禁地凑上去欲亲吻又克制住了,被来找他的苏小薇看到眼里。毫不知情的苏小霁一路上还竭力撮合周家昌和姐姐和好,周家昌却明白无误地告诉她,自己和苏小薇是不可能的。
  苏小霁忧心忡忡地回到家,生怕姐姐会因此受到打击,试图说服她去接触更多的男人,而苏小薇却以为妹妹勾引周家昌,对苏小霁怀恨在心。
  田野被母亲逼得心烦意乱,苏小霁冷嘲热讽地埋怨他不敢反抗母亲。田野回到家里,索性正式向母亲摊派,说明之前的女友是假的,苏小霁才是自己的真爱。龚蕾险些背过气去,愤怒地将儿子撵出家门。正好苏小霁第二天过生日,田野便和苏小霁、林玉珠一起在林玉珠家里玩了一个通宵,第二天又给她在网吧办了一个别开生面的Party。
  苏小薇对周家昌还是心存不甘,再次追问周家昌为什么没有去赴龚蕾的家宴,周家昌无奈之下,索性说自己爱上了苏小霁。苏小薇如同挨了当头一棒。
  龚蕾得知后对苏小霁更加痛恨,咬牙切齿地上网对苏小霁的人品予以诋毁。本来高高兴兴的生日聚会,忽然来了一封匿名信,并且将苏小霁写得非常不堪,所有人都懵了。
  与此同时,看到苏小薇打开了妹妹的电脑,那封诋毁她人格的信,赫然在目,苏文培以为这是苏小薇所为,不禁大怒,面对父亲的误解,心怀怨恨的苏小薇既不好解释也不想解释,只是愤然离家。

《秋去秋来》分集剧情介绍 第10集

  伤心愤懑的苏小霁回到家,又遭遇到父亲的责问,苏小霁一番赌气的话,招来了苏文培一记耳光。田野怀疑这是母亲所为,急急忙忙回家质问母亲,谁知却从表姐嘴里听说苏小霁确实行为“不检点”。田野不禁又气又恼。
  龚蕾为了破坏儿子和苏小霁,鼓励钟紫晨勇敢地追求爱情。但钟紫晨虽然承认自己喜欢田野,还是恳请龚蕾成全田野,因为她知道爱是要双方面的。
  但龚蕾却不是那么容易屈服的人,她再次警告苏文培没有得逞,于是她又拎着大包小裹的礼物,哭着恳请苏文培劝说苏小霁放过自己的独生子,甚至表示为此她愿意说服苏小薇与父亲和好。苏文培本来也不愿意女儿与田家结亲,况且他根本不喜欢田野,便答应了龚蕾。
  与此同时,苏小霁公司的副总经理告诉她,飞飞坚持要他辞退苏小霁。副总经理断定,这一定是得到了老板裴汉荣的默许,苏小霁愤然离职。走出公司,正好遇到孙继文,他幸灾乐祸地将一张他和母亲、以及苏文培的“全家福”照片递过来。苏小霁不相信确有其事,但又纳闷这张照片是怎么来的。她让田野帮她分析,先前已经受到苏小薇误导的田野,这时便责备她父亲的行为不妥。苏小霁感觉到他话里有话,非常生气。
  回到家里,苏文培迫不及待地把龚蕾的意思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小女儿,并说服她放弃这份感情。苏小霁对父亲想拿她的感情与龚蕾作交易而感到极度失望,加之对田野的伤心,她便平静地答应了父亲的请求。这种反常行为反而令苏文培有些不安。随即,苏小霁拎着自己的箱子离开了家。李云箐也不满丈夫的妥协和交易,赌着气对女儿的出走不加阻拦。
  谁知苏小霁到了林玉珠家门口,才知道她到外地拍片去了,苏小霁不愿回家,一时陷入困境,很快就连手机费都交不起了。
  没了苏小霁的消息,苏文培和田野都陷入不安和焦虑当中。
  苏小薇告诉父亲,周家昌明确表示因为喜欢小霁所以才拒绝她。苏文培闻听此言异常愤怒。他无心再坐在显微镜前,而是拎着一瓶酒和胡大伯对饮。半夜,当他摇摇晃晃回到家,已经醉得打不开房门了。一直坐在楼梯上等待苏小霁的田野将他搀进家门。在茶几上,田野发现了李云箐留下的一张字条,上面说她参加巡回医疗队去了。
  田野将这个消息告诉了表姐,苏小薇回到家,看着父亲苍老的样子,她感到从未有过的心酸。
  苏小霁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为了生计,只得到一家餐馆打工,租住在简陋的平房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