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天云网
航天云网
航天云网资讯
航天云网产品列表
看电视从e准开始

《秋去秋来》分集剧情介绍 第21集

  第二天,当她和周家昌登完了记,回到家门口时,众人都欢欢喜喜地迎了出来。突然苏小霁仿佛感到了什么,她一回头,只见田野正站在小树林里远远地看着她,她情不自禁地想要走过去,被李云箐暗中一把拽住,苏小霁无奈地一边回头一边跟着欢乐的人群走进楼道。
  田野像个木头人一样一动不动地伫立着。
  周家昌的妹妹周家美被母亲派来参加哥哥的婚礼,但是发现新房里连个正经的婚纱照都没有。周家昌说他之所以一切从简,都是因为做倒插门女婿的缘故,周家美忍不住讥讽哥哥脑筋封建。
  办完登记手续的第二天,苏小霁一大早来到办公室趁同事们还没有上班给每人桌上放了一包喜糖,和田野再次见面,苏小霁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两个人都不免有些尴尬。忽然一个纸飞机飘然而至,苏小霁打开一看,上面写着一行字:“我们还是朋友对吗?”两个人都把最复杂的情感变成了平淡而又友好的话语写在了纸上,他们之间的尴尬就在纸飞机的飞来飞去里消失了。待苏小霁走后,田野把记载着他们对话的纸飞机抚平,压到自己的玻璃板底下。
  松松的生日,在姨妈的一再劝说下,苏小薇带着儿子一起回到陈伟建家。家里显然被陈伟建精心装点过,气球、彩带、蜡烛、彩灯、双层蛋糕应有尽有,松松很久都没有这么高兴过了。苏小薇想起以往的生活,内心充满了伤感。孩子睡着以后,陈伟建搂住苏小薇柔声细语地说:“咱们和好吧。”但是苏小薇依旧推开了他。面对陈伟建痛哭流涕的恳求,苏小薇答应回去认真想一想。
  胡胜海根本不相信陈伟建真会痛改前非,他每天不顾咖啡屋的生意,一门心思跟踪陈伟建。果然发现陈伟建在一家夜总会有个固定包房。于是他不由分说拉着苏小薇直接闯了进去,没想到根本没有陈伟建的踪影,还险些被人痛打一顿。胡胜海没有达到目的,反而挨了苏小薇一顿痛骂,十分沮丧。
  公司里,田野和苏小霁合作非常和谐,他们联手搞出的广告在全国广告大赛中获得了金奖,裴汉荣特意准备为他们开庆功会。
  但是周家昌对于田野和苏小霁同在一个办公室始终耿耿于怀,他劝说苏小霁辞职未成,又找到田野,说苏小霁因为每天都要面对他感觉别扭,但又不好明说,所以自己来转达苏小霁的意思,希望田野能主动请求辞职。尽管田野很鄙视周家昌,但是为了苏小霁的幸福和快乐,还是向裴汉荣递交了辞职书。
  庆功会上苏小霁到处都没有看到田野的影子,心里很是纳闷,在裴汉荣的指点下,她登上楼顶平台,果然见到田野正在极目远眺。苏小霁责怪田野不该不打招呼就辞职,田野这才知道周家昌所说的话并非苏小姐的本意,他坦白地告诉苏小霁,最初自己进入公司是冲着她来的,但是现在已经不是了,现在自己珍视的是和谐的工作环境,和一个支持自己的上司,他请苏小霁好好向周家昌解释清楚,以免引起误会。
  苏小霁对于周家昌打着自己的旗号跑到田野胡说八道的做法十分气愤,回到家找他理论,可是周家昌一味地胡搅蛮缠。苏小霁头一次发觉他这个人如此不可理喻,便也不再解释什么,而是明明白白地告诉他,田野的辞职报告没被批准,而且田野也已经收回了要走的念头。周家昌一听顿时气得脸都变了颜色。
  陈伟建借口要重新做人,提出进入CBM组。

《秋去秋来》分集剧情介绍 第22集

  苏小薇兴高采烈地将陈伟建的打算告诉了父亲。苏文培一下子看穿了陈伟建的意图,他当着周家昌的面对陈伟建说,只要他不再打扰苏小薇,可以将CBM一半的专利权无偿奉送。谁知陈伟建走后,周家昌却冲动地表示反对,并且表白说自己并没有想要瓜分专利的意图,只是觉得不能便宜了这个混蛋,而且还要给松松治病!
  宋也萍得知苏小薇即将与陈伟建复婚,便告诉她了一个可笑的“巧合”:陈伟建是在听说了CBM的巨大经济利益之后,才主动与苏小薇重修旧好的。这不得不令苏小薇深思,于是她和姨妈一起演出了一场戏,龚蕾编造出一个谎话,说苏文培已经把CBM的专利权全部捐给癌症基金会,自己一分钱都没有留下。陈伟建一听就跳了起来,绝望地在屋里打转转,随即就找借口不肯和苏小薇去登记结婚。苏小薇这下完全明白了陈伟建的用心,愤怒地将他轰出家门。
  因为听说医学院要分房子,周家昌完全没有心思搞研究了,尽管苏文培对他表示了不满,周家昌依旧故我。而且他耻笑苏小霁从小生活优裕,什么东西都得来太容易因此不肯动脑子花功夫。两个人在这种问题上显然没有共同语言。
  为了房子,周家昌费尽心机,他给喜欢足球的行政处长送甲A球票,给田维诚送名贵中药冬虫夏草,把所有分房委员会的委员家都跑了一遍,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分配方案公布了,苏家真的分得了一套二居室,周家昌眉飞色舞地拿着钢尺到新房里丈量面积,设计装修方案。但是他万万没想到,与此同时,田维诚却郑重其事地找苏文培谈话,说明医学院考虑到苏小薇独自带着生病的孩子, 出于照顾她的考虑,让她上交了小平房,这才分配给苏文培一套二居室。新房分到手,苏文培却不知是喜是忧了。
  谁都知道周家昌对这次分房寄予了多大的希望,现在却要他放弃,苏文培不知如何开口,作为继母李云箐只能要求自己的女儿做出让步。苏小霁从小听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谦让姐姐,对于这个说法她真是腻烦透了。李云箐见难以说服苏小霁,只得将钥匙放在女儿面前正话反说:“姊妹亲情不当吃不当穿,不顾及也罢。”苏小霁即使不情愿还是把新房钥匙放到苏小薇的面前转身离去。
  周家昌一听说苏小霁随随便便就把新房让给了苏小薇,立刻炸了起来。他认为这套房子分明是自己磕头下跪得来的,她苏小薇根本没有资格得到它,而且这么大的事,苏小霁竟敢自作主张不征求丈夫的意见,说到底就是看不起他这个上门女婿。
  陈伟建得知周家昌分房落空的消息,对他的处境大表同情,然后拐弯抹角地引诱他拿CBM换取香车豪宅的生活。周家昌从来对陈伟建就不怀任何好感,因此断然拒绝了他的利诱。
  但是陈伟建的建议并非没有打动周家昌,他在日安药业公司大门外徘徊了几日,终于下决心走了进去。

《秋去秋来》分集剧情介绍 第23集

  周家昌的妹妹周家美来到省城以后,说什么也不肯回去上学了,胡胜海把她介绍给了一个卖鞋的小老板帮忙看摊。苏小霁就和姐姐商量,想让周家美暂时住到苏小薇的新房里去,为了照顾周家昌的情绪,苏小霁特意嘱咐姐姐,在周家昌面前一定要说是苏小薇主动提议的。
  谁知周家昌并不领情,反倒认为苏小薇这是得了便宜卖乖。当然此时他的心情已经大不一样了,他不再咬牙切齿,而是得意洋洋地说凭着自己的本事,不出一个星期就能拿到一套高级住宅,苏小霁认为他是白日做梦。不料想几天以后,周家昌果然带着苏小霁来到一套精装修的住房里,看得苏小霁赞叹不已。苏小霁追问这么高级的住房从何而来,周家昌开始不肯明说,最后不得已说出自己应聘到了日安公司,苏小霁大吃一惊,坚决表示反对。但是周家昌告诉她,要想反悔已经来不及了,因为合同已经签了。
  周家昌应聘日安药业的消息在苏家引起了轩然大波。苏文培对自己得意门生的举动痛心疾首,李云箐则一再检讨自己在处理房子的问题上过于简单草率了,没有充分照顾到周家昌的感受。苏小霁不能原谅周家昌的作为,但是就在这时,她发现自己怀孕了,周家昌欣喜若狂,使出浑身解术哄劝妻子。父亲为了女儿的幸福,也反过来为周家昌辩解,说他这么做是不甘现状,抱负远大。苏小霁这才跟着丈夫搬进了新家。
  周家昌一再劝说苏小霁辞职未果,索性每天做好饭菜送到公司,并想方设法阻止苏小霁参加正常的业务活动,苏小霁被他搞得十分尴尬,但毫无办法。
  苏小薇的新房要装修,胡胜海便自动当起了监工,甚至亲自动手。松松跟胡胜海的关系越来越亲近,苏小薇也把依靠胡胜海当成了自然而然的事情。
  这天,宋也萍突然把苏小薇找到办公室,一反常态地吞吞吐吐,苏小薇感到非常诧异,最后她终于听明白了,她被日安药业辞退了,理由是孩子生病期间请假过多。孩子患病,生死未卜,自己又在最需要用钱的时候丢了工作,苏小薇感到十分无助。她回到家,不由分说把装修队的工人们统统轰走,独自坐在屋里发呆,胡胜海感到她情绪异常,生怕她出事,便一直默默地坐在门口守了一整天。正巧苏文培和李云箐来看她的新房,苏小薇为了不让父亲担心,强颜欢笑。
  几天以后,周家昌不由分说地把周家美的活儿辞了,非让苏小霁给她在海山广告公司找一份杂工不可。田野明白这是周家昌故意给苏小霁安的一个眼线,但是他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自己做主给周家美安排了一份勤杂工的位置。
   正值中秋,田野让手下的员工提前下班走了。苏小霁关切地问田野打算怎么过中秋,田野从柜子里拿出啤酒、月饼和葡萄展示给她看,说自己早已准备好到楼顶平台上去登高望月,欣赏城市夜景,为了避免引起误会,田野一再催促苏小霁赶紧回家。田野的担心不无道理,此时周家昌的确正在遥控妹妹,强令她去窥视田野的动静,得知他居然单独和苏小霁在办公室里,立刻出门打了一辆出租匆匆赶来。下了车,就近买了一瓶二锅头,对着嘴“咕咚咕咚”灌了两口,把剩下的往身上一撒,扔下酒瓶进了广告公司。
  其实,苏小霁这时正在劝说田野谅解自己的母亲,并竭力说服他接受钟紫晨的感情。周家昌一身酒气地出现在门口,假借醉酒大撒酒疯,甚至当着田野的面对苏小霁动手动脚又亲又摸,田野忍无可忍揪住周家昌的衣领将他推了个趔趄,周家昌冲回来要跟田野拼命,苏小霁大吼一声,对周家昌说:“你要是不马上离开,就再也别想见到我!”说罢转身离去。周家昌这才在妹妹的劝告下心存不甘地走了。

《秋去秋来》分集剧情介绍 第24集

  田野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周家昌会做出这般无耻的事来,想到苏小霁是那么追求完美的一个人,如今却要和如此龌龊的周家昌生活在一起,心中的痛苦难以言状。
  搬家公司送来了一架一位匿名男士送的钢琴,苏小薇误以为这又是陈伟建玩的花样,坚决不肯收,胡胜海却自说自话地指挥着工人把钢琴搬进家门,还替苏小薇在送货单上签了字,苏小薇气愤地说自己看着钢琴就觉得恶心。没想到胡胜海的脸色忽地变了,举起锤子就要把钢琴砸烂,苏小薇这才突然意识到,钢琴是胡胜海买的。苏小薇沉吟片刻,打开琴盖弹奏起来。刚才还气鼓鼓的胡胜海一听到琴声,顿时忘掉了所有的不快。
  第二天,苏小薇听说胡大伯养了二十多年的两个盆景不见了,她立刻猜到一定是胡胜海把盆景偷出去卖了,才买回来的钢琴。急忙带着松松去向老校工道歉,并表示要退掉钢琴,帮胡大伯把盆景找回来。可是胡大伯一听说那两盆盆景换了一架钢琴回来,倒连连说好,他说只要换回的是个好东西,就值。
  龚蕾听说省里有意想让苏文培担任医学院院长,不禁大怒,拍着桌子说要去告状,她发誓不折腾个底朝天决不罢休。田维诚怎么劝阻也无济于事。
  晚上,苏小薇带着松松来看望姨妈,发现家里冷冷清清的,龚蕾手里拿着田野小时候的照片一个人躺在沙发上睡着了。苏小薇心中不忍,便劝说田野回家。谁知走进家门,正巧听到龚蕾正在给田维诚念她写的揭发信,信中说苏文培指使苏小薇偷窃CBM卖给外国的公司获取非法利益。
  苏小薇伤心地跑走了。田野愤怒地说自己是被表姐好说歹说地动员回来的,没想到回来看到的却是这么一付嘴脸,他为自己有这样的父母感到羞耻。而后愤然离去。龚蕾哆嗦着叫田维诚赶紧把儿子追回来,田维诚一把甩开龚蕾,向她大发雷霆。龚蕾一阵猛烈的咳嗽,“哇”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田维诚冷笑着说:“又来了,孩子们不在家,你这是做给谁看呢?”说完也走出家去。龚蕾虚脱般地瘫倒在沙发上。
  苏小薇听从了胡胜海的规劝,哽咽着对父亲讲出了CBM的泄密真相,令她意外的是,苏文培丝毫没有愤怒,反而很欣慰。父亲说:“年轻人犯错误,上帝都会原谅的。何况我是你的父亲。”而对于当不当医学院的院长,他根本没放心上。
   周家昌花三十多万买了一辆新车,苏小霁觉得很没有必要。周家昌却认为人活在世上就是一个比字,他发誓用不了多久,就把田野、陈伟建一个一个都比下去!苏小霁很为周家昌的表演感到难堪。
   苏小薇从报纸上看到一篇报道,孙继文和几个农民工一起追讨工资,除了他一个人以外,其余的工人都被辞退了。事实上,他之所以没有被辞退,完全是因为裴汉荣的缘故,是他拜托了房地产老板对其照顾。
  胡胜海陪着苏小薇在一个工地找到孙继文,他胡子拉茬,酒气熏天。听说苏小薇是受苏文培的委托来接他回家去住,立刻背上扁扁的绿军挎包,一溜歪斜地起身就跟着走。
  回到家,苏文培和李云箐热情地把他安置在苏小霁的房间,又给了他一些零花钱。还打算好了要帮他找工作。但是他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什么也不想学,什么也不想干,每日吃饱了混天黑。
  现在连田维诚都不肯回家吃饭了,龚蕾独自在诺大的房子里显得形影相吊。

《秋去秋来》分集剧情介绍 第25集

  龚蕾真的得了癌症,但是没有人相信了。只有钟紫晨依旧很关心她,龚蕾十分伤感,她说原本很想让钟紫晨做自己的儿媳妇的,可惜难遂心愿,倒不如索性做了干女儿。已失去母亲的钟紫晨连连点头,趴在龚蕾的肩膀上泪如泉涌。龚蕾要去北京做检查,但是田维诚听说龚蕾要去北京,竟然没问她去干什么,早上吃完了早饭,扔下饭碗就出了门,只有钟紫晨赶来送龚蕾去机场。龚蕾自嘲地说自己已经成了孤家寡人。
  苏小薇在帮助孙继文收拾房间的时候发现了一封信,是当年苏小薇的亲生母亲写给孙继文的母亲孙玉霞的。看了信,苏小薇明白父亲一直是被冤枉的,她心里突然产生了一种情感冲动,便带着松松来到实验室找父亲,和他谈起了这封信,谈起了自己的母亲。父女俩从未象现在这样亲近。
  孙继文每天躺在床上混日子,洗衣吃饭都要李云箐伺候。苏小霁看不下去了,强拉硬拽地把他拖到咖啡屋,让胡胜海无论如何给他找个事情干,自己暗中贴补工资。可谁知孙继文就像酒鬼掉进了酒缸里,每天不喝醉不回家。气得胡胜海这个老板不愿进咖啡屋的大门。
  苏小霁发现医学院里的小商亭正寻租出让,想拿出两三千块钱来给孙继文盘个小店。周家昌却坚决不同意,认为与孙继文非亲非故,没必要拿钱给他打水漂。苏小霁悄悄打开抽屉,发觉家里所有的存折上面都是周家昌的名字。
  田野发觉苏小霁有心事,再三追问下才得知是为了孙继文需要两三千块钱,田野爽快拿出钱来给了她。见苏小霁松了一口气,田野嘲笑她没出息。苏小霁辩解说自己从小到大没跟外人借过钱。一句无意当中的话刺伤了田野。看着田野离去的身影,苏小霁心里很不是滋味。
  周家昌陪着苏小霁做产前检查,得知怀的是个女孩,便吭吭哧哧地提出让她把孩子做掉。苏小霁吃惊地问他当初口口声声说要孩子是为了给松松治病,难道因为是个女孩就不管松松的死活了?周家昌强词夺理地说可以抓紧时间再怀一个。苏小霁愤怒地说:“我告诉你,我不会做掉这个孩子,决不!”
  田野帮着苏小霁盘下了小商亭,可是孙继文说什么也不肯离开这个每天都能喝酒的好地方,苏小霁提议以酒定输赢来决定去留。田野一听就急了,愤怒地痛斥苏小霁怀着孕不该如此胡闹,大家也都纷纷斥责孙继文。从未见过田野如此光火的苏小霁非常感动,急忙向田野道歉。田野问苏小霁:“你很在意我生不生气吗?”苏小霁回答:“我很在意。我希望你能幸福快乐。”
  龚蕾被北京的专家确诊为晚期肺癌,已经不适宜开刀。但是回到省城她却骗钟紫晨说是支气管破裂造成的渗血。钟紫晨信以为真,松了一口气。
  这天,孙继文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有人要请他喝酒,他晃晃荡荡地来到咖啡屋,那人自我介绍说他是苏小薇的前夫陈伟建。
  陈伟建巧言令色,博得了孙继文的好感。觥筹交错之间,陈伟建挑拨孙继文说他实际上就是苏文培的儿子,他妈妈是被逼无奈才编出个谎话骗儿子的。陈伟建的话终于挑起了孙继文对CBM的兴趣,他与陈伟建达成了交易。
  自此孙继文突然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他不仅身上焕然一新,还主动下厨房做饭。从他几近吝啬的话里,苏文培获知他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是做电视巡线员,每天的任务就是骑着摩托巡视一遍线路。苏文培和李云箐都以为他终于振作起来了,很为他高兴。
  周家美不情愿给哥哥充当间谍,把自己的心思告诉了苏小薇。这天苏小薇看到了孙继文出让小商亭的告示,就借钱给周家美,让她把小商亭盘下来,周家美对苏小薇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