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天云网
航天云网
航天云网资讯
航天云网产品列表
看电视从e准开始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分集剧情介绍 第6集

  唐父急匆匆劝阻映瑶,餐桌上与唐母,你一言我一语,句句离不开钱,映瑶满不在乎,坦言为争斗不惜利用种种。可凡难忍家人的自私嘴脸,餐桌上愤然离席,夺门而走。
  天宇看到齐非寄来的账本上写有医药费的支出,放心不下便动身去平城看望母子三人。因逢小磊生日,赶上吃寿面,天宇从放错了味道的面条中才惊觉云生的精神状况堪忧,也为齐非一力承担家庭的重担而欣慰。
  可凡彻夜未归,也没去学校,急坏全家人,映瑶急切找到少琪打听线索,得知可凡与齐非通信之事。
  可凡前往看望齐非,不料此时齐非跟随天宇来到上海给父亲扫墓,两人缘悭一面,刚好错过。
  玉英误以为是映瑶到过墓园,气愤之极,带少琪到映瑶处责问,映瑶心知不是,但看到玉英被气,她心中爽快,于是口中故意认可。恰好平川又将选美会名誉主席的证书送上门来,如狗儿般摇尾乞怜,被映瑶言语讥嘲,玉英为一双儿女所为心碎。玉英回到墓园,对着墓碑忍不住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喊,少琪在一旁无奈也难过。
  齐非到上海后一直想要见可凡一面,然而碍于种种始终不能前往。友宁误做好心,帮齐非打电话到映瑶家。天宇得知齐非念念不忘可凡,心中不由担忧。临到离开上海,天宇还是带齐非来到映瑶家门口,但却告诉她不能与可凡交往,齐非并不了解天宇的良苦用心,只是不平……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分集剧情介绍 第7集

  齐非还是认为天宇对映瑶一家有偏见,然而她最后还是没能见着可凡,于是暗自神伤离开上海回到家中。然而此时,可凡也因为久等齐非没有回来,动身离开平城。齐非返家,从可凡留给小磊的糖果才知晓他来看过她,便欣喜焦急地追赶到汽车站,却仍旧没有赶上,因而两人再次错过。
  玉英对儿子平川心灰意冷,决定收回公司自己管理,平川不解暴怒,玉英其实心中痛苦,不知该如何教导这不肖儿子。映瑶向平川表示愿意出资兴办选美会,但平川心灰意懒说自己已被收回实权,不能再管此事。映瑶兴致被扫,心中不服,到公司找玉英理论,却被玉英一阵冷嘲热讽,说她只不过是个过了气的外遇。映瑶倍受打击,回家忍不住朝刚归来的可凡撒气,却从可凡口中意外得知云生母子现状不好。她决定要前去看望,可凡甚是开心,但尔后了解到映瑶另有居心时,可凡又觉心中矛盾。
  不料映瑶带着可凡到达平城之时,看到的却是云生过世的丧礼。映瑶觉得丧气立马想要离开,但可凡早已震惊,不顾映瑶阻拦冲入灵堂。没有想到,五年之后,齐非和可凡的再见竟是如斯悲凉的场面。原来云生眼见儿女成人,她追随振海之心愈发坚定,暗自写好遗书就投湖自尽了。齐非痛苦难当,更为自己此前偶然撞见母亲伏案手书,竟没有觉察母亲赴死之心而深深自责。可凡见状,心中亦是不忍。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分集剧情介绍 第8集

  映瑶对玉英的讥嘲耿耿于怀,云生死后,她突然发觉齐非姐弟可能被她更好利用,因此一改刚来时的嫌弃之心,假作一副悲悯爱护的慈悲面孔,对齐非姐弟甜言蜜语,一心只想带他们回到上海,作为她对玉英争斗的棋子。可凡无法面对齐非,忍不住说出映瑶的另有居心,而且齐非仍旧被映瑶的假面具蒙骗,根本不相信,反而还误会可凡。天宇接到吊唁电报,急急赶来平城,见到映瑶大吃一惊,并喝令映瑶不要动齐非姐弟的心思。两人争执之际,众人忽觉小磊失踪。齐非心内慌张,四处寻找未果之际,齐非绝望竟要涉水寻死,被可凡强拉住。好在后来在医院太平间发现小磊,傻傻的他是为寻找和陪伴母亲而去,齐非倍觉安慰又悲伤。映瑶狡猾,利用言语误会让齐非反倒更坚决要回到上海,映瑶甚至许愿说要让云生与振海合葬,单纯的齐非因为太爱母亲而相信,天宇也无力阻拦。
  玉英决定让少琪代言选美会,可少琪因为迟迟没有可凡的消息,心中不曾看重母亲的决定。每天找不同的由头,故意偷偷前往唐家等候,唐父、唐母心知端倪,欢喜而不点破。可没想少琪苦等回来的,却是映瑶带着齐非姐弟也一同归来,少琪心内百味杂陈。
  少琪迟迟不归,为她参加选美会专程请来的洋文老师和裁缝师傅等人又等到天黑,玉英不得已陪笑送走客人,心中气恼不已,平川自得说出少琪去处……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分集剧情介绍 第9集

  少琪尽管身份奇怪,却仍在映瑶家与齐非姐弟同桌吃饭,看到可凡与齐非姐弟的默契,少琪心中暗自恼恨。映瑶一家人饭后跳舞热闹之时,玉英带着平川气势汹汹找上门来,映瑶争吵之余特意让齐非姐弟露脸,想以此挫挫玉英锐气,玉英恼怒带着少琪离开。
  齐非初次见识大房、二房争斗之凶,开始后悔回来上海。齐非前去找天宇诉说担心之事,天宇劝说齐非搬出唐家,齐非心动。佣人不小心打碎云生骨灰坛,唐父、唐母借机劝说映瑶送走齐非姐弟,可凡回家正好听到,大为不平。齐非归来发现母亲骨灰坛不见,焦急万分,唐母讲出骨灰坛打破之事,交还齐非的只是简单纸包的骨灰,齐非心痛不已。映瑶适时出现,训斥唐母,责退佣人,故意演出慈悲戏码。然而,唐母因为映瑶对齐非的特意关照怨言重重,让齐非感觉身处唐家,压力倍增。此后,映瑶又在牌友面前有意对齐非姐弟显出悲悯态度,让齐非心中更是茫然沮丧。
  少琪不顾母亲阻拦,以退出选美会为由,说服平川带她出门找可凡。少琪与可凡在咖啡店见面,但是可凡的言语之中总是离不开齐非姐弟,让少琪耿耿于怀。少琪情绪激动之下冲出店门,可凡预备追出去之际,少琪却被正好被车撞到。平川开车回来,正好撞见可凡抱着满身是血的少琪,惊惧非常。
  少琪被送到医院,玉英闻讯随后赶到。平川怒殴可凡,玉英冷眼旁观,心痛难安。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分集剧情介绍 第10集

  少琪伤重,医生告知玉英,少琪即使痊愈还是会留下腿瘸以及难以受孕的后遗症,玉英闻之如遭雷击,想起多年前她逼迫映瑶喝下打胎药时,映瑶满心愤恨的诅咒,玉英深疚是否是自己作孽祸延女儿。
  可凡负伤回到家,本想让齐非暗中替自己上药,不要惊动家人。不料,小磊惊动唐母,发现了两人,唐母大吵大嚷,夜半吵醒全家人。映瑶怪责唐母小题大做,唐母埋怨可凡是因为映瑶而受伤,全家人争执补休时,可凡不支晕倒。
  映瑶将上好的骨灰坛送给齐非,又说出一番体己之言,让齐非难辨其善恶。唐母有意刁难,不让齐非将骨灰坛放在振海相片旁。齐非只有晚上偷偷将母亲骨灰坛放到父亲相片旁,此时映瑶又适时出现,一番宽慰之语令齐非感动之余,心中更觉迷惑。
  映瑶上门理论,平川不服差点冲口说出少琪因伤不孕之事,恰被玉英回来阻拦,将映瑶强推出门。平川自以为抓住母亲把柄,准备让白露代言选美会。玉英见到白露,故意用言语将她激走,另外又用财产分配将平川约束。
  映瑶买来许多华美服装首饰,将齐非装扮一新,并告知说要将她在选美会时推出。齐非不愿抢夺风头,可映瑶以为母亲争得死后哀荣所说服。齐非将此事告诉天宇知道,天宇大为反对,并质问为何映瑶此前承诺上学种种都没实现?齐非心生犹豫,但她依旧心疼母亲多年来的默默无闻,究竟她该如何抉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