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天云网
航天云网
航天云网资讯
航天云网产品列表
看电视从e准开始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分集剧情介绍 第26集

  齐非恨自己,她悲凉地看着可凡离她而去,她好像再也不能做什么去挽回。
  唐父、唐母得知婚讯立刻从乡下赶回来,可怜巴巴地讨好映瑶。映瑶心中虽恼他们的凉薄,但他们是她唯一的亲人,也只好原谅。
  玉英宴请唐家全家,唐母一副又势利又没见过世面的样子,让映瑶深感脸上无光。唐母的举动也让佟家佣人笑话,可凡无意听见,心中很是受伤。少琪小心翼翼地照顾着可凡脆弱的自尊,而可凡,沉默不语。临走时,玉英有意提出新房不在主卧室的问题,映瑶坚持不让,少琪因为可凡的认可也不愿争取,玉英暗自神伤。
  映瑶回家责问唐母,唐母因为儿子受到玉英的优待,自以为是地与映瑶争吵。可凡深感痛苦,自己的家人独独没有考虑过他的感受,他只不过是卖出的货物。
  齐非喝下两帖红花打胎,幸好被友宁及时发现送医。天宇赶到医院,齐非幸得抱住孩子,天宇知晓此事,震惊莫名,既气愤齐非如此不珍惜自己,也气恼友宁擅自向他隐瞒此事。天宇带小磊到医院看望齐非,友宁也不断地劝慰她,齐非终于珍视起腹中的骨肉!
  可凡在为自己的身份饱受心灵折磨,然而与之相比,更深的苦痛是难以说出的对齐非的爱慕和眷恋,他忍不住回到租屋,追忆他们之间共有的那些甜蜜回忆。
  玉英来到唐宅,无意听见映瑶对佣人布置新房的细心吩咐,心中渐暖,不再计较之前许多。玉英想从映瑶处打听可凡去处,然而得到的解释却和少琪了解不同,玉英对齐非的存在更是担忧!
  更意外的是,玉英遇到小磊,从他似是而非的话语中得知齐非有孩子了!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分集剧情介绍 第27集

  玉英跟小磊确认了齐非身孕的事情,想到医生说过少琪很难生育,心中更是沉重。回家后,少琪跟玉英哭诉可凡对她的漠不关心,玉英心中更紧,决定夜访医院。玉英与齐非两人相见,齐非对她十分警惕,玉英谈及可凡、孩子,本以为是齐非暗中谋划什么,后来才知是自己多心。齐非表示自己永远会离开可凡,独自抚养孩子。玉英不由得怜悯齐非,决定答应让云生入葬墓园。齐非惊讶于玉英的大度宽容,玉英追忆前半生,感慨良多。
  玉英跟映瑶提及齐非怀孕,并说她要让出墓地给齐云生,映瑶心中大感不满。可玉英更表示,除非映瑶出面处理好孩子的事,不然这门亲事还是得告吹。
  映瑶私下找到齐非,又是一番做戏,知道齐非在乎可凡,就是以为可凡着想种种劝说齐非拿掉孩子。齐非一时间被她说动心思,答应堕胎。映瑶特意带着齐非来到一家日本医生开设的小诊所,背地里对医生说齐非是被骗怀孕的少女。齐非躺在手术台上,经历复杂激烈的思想斗争,最终在医生准备开始手术之前,她醒悟过来,不舍地向医生道明自己希望留住孩子的不舍之心,并恳求医生瞒住映瑶。医生同意。
  映瑶误以为完满解决此事,也不再对齐非好脸色,完全露出她狠毒无情的丑恶嘴脸,齐非看到反而同情她。映瑶回家,更规劝可凡对齐非彻底死心,不惜又在他面前编排齐非与天宇,可凡闻听更觉心烦。
  可凡说要跟朋友去大世界喝酒,坚持不愿带少琪前往,少琪感觉委屈向玉英哭诉,碰巧平川回来得知此事,然而更巧的是,平川当晚也来到了大世界……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分集剧情介绍 第28集

  平川夜半醉醺醺回家,大叫大嚷要找少琪,玉英将他拦住。平川得意说出,他特意在大世界找了一圈,可凡根本就不在那里,他认定可凡定是去找齐非,于是得意地想要报告。玉英喝令他不准跟少琪提及,并苦心道明少琪对可凡的心意,绝对不能受到打击。平川负气说母亲不公允,玉英答应少琪婚事之后,让他回到公司,这才安抚好平川。
  玉英来看望齐非,问及她母亲何时迁葬入墓园,齐非说母亲已经入土为安,不再考虑迁葬,她也不希望连这个都成为交换的条件。玉英看着无欲无求的齐非,有些难以置信。想到可凡之前对少琪的隐瞒,玉英心有担忧。
  映瑶利用玉英探问可凡近况的时机,让玉英开口答应他们搬回唐宅。玉英见映瑶也不甚明了可凡出入状况,就自行跟踪可凡,发现他又去了齐非的租屋。玉英对可凡坦言,如果他始终放不下齐非,那就将是三个人痛苦下去,与其这样,还不如不结婚。她让可凡自己选择……
  可凡痛苦万分,他到方宅来找齐非,正好碰上天宇从医院接回齐非。多日后两人的再见,彼此心中都倍觉凄凉。齐非有多不忍,却只能说出无法挽回的话语。他们最后一次紧紧拥抱,因为无法选择的别离。最后一次,可凡看着齐非转身离开,她眼中有泪,不敢回头,他知道,她决定离开他了,而他,也别无选择。
  可凡帮少琪选好发型,玉英心知可凡已作了断,看到两人亲密的情状,玉英终于心感安慰。
  齐非狠下心肠与可凡分手,又做出另一个决定:她要离开上海,搬回平城!天宇和友宁能够放心齐非姐弟就这样离开么?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分集剧情介绍 第29集

  佟家上下开始紧张为少琪喜事张罗,少琪开心地看着母亲为她准备喜帖,然而,她还想要写一张给齐非以显示自己的胜利。玉英知道内幕却不能对少琪言明,唯有劝说女儿得饶人处且饶人,少琪不解。
  友宁陪着少琪去中药店抓安胎药,在回来的路上与少琪巧遇,避无可避。一心想到曾经苦求被拒,少琪只想报复,口不择言,触动齐非心中委屈,更有出言伤及齐非母亲,齐非忍无可忍,出手掌掴少琪,一时间火药味浓重。友宁强行拉走齐非,同行友人也拉住气极的少琪,才没有酿出更大祸事。
  少琪回家向母亲哭诉此事,玉英猜想定是少琪出言惹事,她了解齐非承受沉重,唯有苦劝少琪,少琪更是不满,倒是平川知道后打抱不平。
  平川带人,趁齐非出家门时意欲羞辱报复,幸好天宇带小磊及时赶回,齐非才没有伤及身体。这桩意外,反而让天宇改变主意,赞成齐非姐弟搬回平城。
  平川归家,还得意冲少琪说出为她出头之事,少琪开心。平川旁敲侧击问及少琪陪嫁财产,少琪懵懂不知,平川感觉无趣。少琪无心在母亲前提及平川所问,玉英为女儿单纯欣慰,但对平川更为忧心。
  玉英故意在平川面前,搬出种种事实,表明佟家家底已空,希望平川能够上进,但平川更为颓废反抗,让玉英为“防备”败家儿子而痛心疾首。
  结婚前一天,玉英给唐家送去体面陪嫁,更有一箱金条作为唐家聘礼场面之用。玉英的周道更显唐家的困窘,可凡心中不是滋味。
  当晚佟家为喜事忙碌之时,平川醉酒回来,看到母亲特意准备的排场礼金,大为不满,竟撒起酒疯……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分集剧情介绍 第30集

  玉英镇定,任凭平川虚着胆子拿着剪子闹事,她叱令之下,平川丧气无语。
  唐母夜里难以成眠,一心惦念着佟家送来给他们撑场面的金条,喋喋不休。映瑶看着手上硕大的钻戒,也回想起当年佟振海送给她时的甜蜜情景,眼前人事已非,她忍不住落泪。而结婚前一夜,可凡来到租屋内,哭喊着说要忘记!
  经过平川的大闹,又整日地操劳,玉英在沙发上睡着,少琪悉心照顾起母亲。玉英惊醒,面对即将出嫁的女儿,她终于说出多年的辛酸心事,少琪感念。
  婚礼当面,气派非凡,然而在众人面前打开唐家聘礼金条时,原本满箱的金条居然少了两条,映瑶当即感觉难堪,玉英心知却故意假装不在意。为撑自己的面子,婚礼上映瑶摘下自己的大钻戒送给少琪。而此时,齐非带着弟弟在母亲墓前拜别,在天宇的护送下启程返回到平城,虽然心里还是难过,但是齐非仍在为可凡祝福。婚礼完成,映瑶在车上训斥唐母,因为她偷拿金条,才害得她不得不将钻戒送出,唐母不以为然。
  新婚之夜,少琪倍感幸福,然而可凡早在婚宴上喝得烂醉如泥。少琪照顾可凡之时,可凡却于醉梦中殷切呼喊齐非的名字,少琪顿时心冷如冰,原来可凡从未忘记过齐非!
  少琪就这么在可凡身边心碎地坐了一整晚,早晨又听见唐家争吵之声,映瑶大呼小叫摇醒唐母,要她交出金条,唐母不甘心,对映瑶推攘闹骂,映瑶气愤要将唐母赶出家门,唐父百般劝阻,拉架之时被映瑶失手推下二楼扶栏,正好跌落于准备回家的少琪面前!
  少琪受到惊吓,玉英闻讯来到唐家,少琪惊魂未定……